欲起湘累问灵修

小段子

#米英亲情向#
#金钱友情向#

王耀收回天花板上的目光,看向垃圾桶及其旁边的阿尔。
"阿尔,亚瑟才刚走啊,你就这样把他给你的爱心早餐倒掉了?"
"别开玩笑了好吗耀耀,"阿尔几乎是强颜欢笑,"hero心脏都要吐出来了。"

"有一种饱叫亚蒂今天做饭..."
"有一种饿叫还好他没做死扛……"

跨越时空去祝福

#加耀#
#去给小时候的你一个鼓励#

我看马修小时候胆子很小,不爱说话,也害怕与人打交道。他一早跟着弗朗西斯的时候,经常待在一个小角落,所以他的同学也不爱和他一起玩。很多时候,他的存在感真是太低了。
于是我上前拦住了那个小小的孩子。
"你好啊,小朋友,"我蹲下,笑着说。
"你好..."看起来他不太想跟我说话。
"你的小伙伴呢?"
"我...我没有小伙伴。"他的头垂下了。
"啊...这样。不用担心的,吃糖吗?"
他犹豫一下才接过了糖,刚刚几秒的谈话可能也太过突兀,他才问我一句,"嗯...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"
"没什么,我只是想说,其实你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。"我笑着揉揉他的头,转身离开,背后的孩子一脸不明所以。
我随即消失在街角。

“王耀你最近真是越来越闲了啊。”亚瑟喝一口红茶,看我从一个发光的阵里爬出来。
“哪有,”我理理衣服,“马蒂可是说他小时候没人夸所以没自信呢。”
“你又不是爱的使者。”
“你管我呢。”

嗯...挑战诗歌体
各位可以点梗吗……
想看什么就点...

码字软件没法复制啊……
那就这样先......

#国庆贺#
#滚滚第一人称#
 
“海陆神州,瑞相万千。”
有时巨人也会倒下,但他站起来的时候,将更加不可战胜。
 
“黄河西来,长江东鉴。”
我见过他的血液,是不可阻挡的脉搏。
 
“北国壮丽,南疆丽娟。”
和过去的荣誉说声再见吧,然后我就会背着那断掉的旗杆重新站起来。
 
“昆仑横空,洞庭妆潋。”
他笔直的龙脊和明亮的眼睛,意味着不会动摇的信念。
 
“岭南凝翠,江淮沃田。”
对他我就是他的一部分,可他是我的家。
 
“五岳毓秀,四海织澜。”
他经常有困难,我从来帮不了他,可我心疼他坚强面具下的泪水。
 
“长城逶迤,珠峰柱天。”
听说世界上最高的山在这里,我知道只有他能托起天穹。
 
“嗟我中华,厚德渊源。”
说迟了也不好意思,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吧。
无关礼尚往来。
无关道德修养。
就是,最单纯的祝福吧。
国庆快乐。

抓娃娃机

#加耀#
#抓娃娃机#

“耀?”
“嘘,别说话,我再调一点点...”
“耀,其实...”
“好了!就这儿!”
马修话还没说完,我已经一把拍下了按钮。事实上几秒后我相当后悔没听完他的话,尤其是当那只白熊玩偶从机器爪子里掉下来的时候。
“啊—第四次了!为什么!”
马修在我身后叹了口气,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投进去,然后从背后抓住我的手。
“看,这样就抓到了...”
我看着阳光从他背后过来,照着他的金发。
然后我的手里就多了一只白熊。

夜爬华山

好了算我存个梗在这......肝完会再发一遍
有加耀的孩子们点梗吗

#加耀#
#夜爬华山#

“加油啊马蒂,还有半小时就到了!”
“...你半个小时前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现在是凌晨四点,换句话说,我已经拉着马修在华山上爬了六个小时了。

七小时前
“耀,不是要爬山吗……”
“对啊。”
“九点了耀,再过会该睡了...”
马修一向相当看重休息,然而这次不能让他如愿了。

从半夜到凌晨,山上的手电光组成了一条光带,一路上有露珠的湿气,泥土的气息。我预估我们最晚能在五点左右到东峰顶。马修显然不适应华山的险和熬夜,已经有点犯晕。也是,身体极度疲惫,还没有睡好,是个人都撑不住。

“马蒂我们真的还有半小时就到了!”
“半小时?”
“...一小时。”

我们最终还是到了顶,日出真的很美,金色的阳光刺破苍穹,纷纷扬扬的洒在身上。

“耀,这算到了对吧,很累啊……”
我摸上他的金发,他直接靠在背后的石头上。
“醒醒马蒂,我们还有四个峰没走呢。”
“......”

开学

#加耀#
#副米英#
#落下的课本#

“耀耀同学,你的作业呢?”
“够了二肥,把爪收回去,我说了我在找。”王耀此时急的满头大汗,作业本想必是落在寝室了,而阿尔...这种损友也指望不上。
“不会真的没带吧……hero 记得你们中国有句英语叫,no zuo no dai?”
一下子引起了一片小范围哄笑。
“少说风凉话吧你,再不闭嘴往你憨八嘎里夹死扛...”
“耀?你掉东西了吗?”
“马蒂?”王耀带着破罐破摔的表情回头,却在看到马修手上东西时当即飙下两行热泪。
阿尔嘴角一抽,“马修,这是...”
“没什么的,bro.”
“......”

阿尔抱着一大摞作业左摇右摆的在楼梯上拐来拐去,“为啥耀耀没做作业就有马修的顶上,hero 就只能单干?”
面前的本子忽然少了一半。
“先说,是路过看你可怜才帮你的,绝对不是专门找你的!”粗眉绅士脸今天第三次涨红了。

包子和枫糖饼

#加耀#
#关于某天的小笼包#
#以及首发#
 
“马蒂,我觉得我最近有点非。”
在厨房忙活的人听到后也没有转身,轻声来了一句“枫糖饼马上就好啦,再坐一下。”
“我说真的,”黑发小伙子单手拎出一袋油腻腻的不明物体,皱了皱眉头,“小笼包全部坏掉了。”
“是你前两天晚上没吃完的那个吗?”马修把枫糖饼端上桌子,侧头看了看王耀纠结的脸,“好啦,坏掉就不要了,有空再买吧。”
“啊?可是…”
王耀话还没说完,马修已经接过了袋子顺手扔进了垃圾桶,推着恋恋不舍的人到餐桌边上。
“可是那家店已经关门了…”王耀咬一口饼自顾自的嘀咕着,“唔…今天的饼好甜啊!”